欢迎访问:中华伏羲周易研究会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> 易界新闻 >> 文章内容

《童子问易》:将传统易学思想照进现实

[日期:2014-07-17]

不久前,一部全新易学著书《童子问易》引起了业内人士关注。该书作者为大连市民任国杰,其职业与周易无关,却被很多专家认为是“专业性很强的非专业学者”。

 

任国杰在书中提出,要明于孔子作《易》,而研《易》又不能止于孔子,并系统地辨析了《易经》的蓍、数、卦、爻及象、形、义、理之间的会通关系,明确了“易宗”的定义。

 

易学专家、辽宁师范大学老教授王树森先生认为,任国杰对作品框架的设置可圈可点,《易问》、《易宗》和《易用》三大部分独立成篇又密切相关,实现了两个由博返约。

 

《易问》是第一个“博”,大量采用了古今中外关于周易的文献资料,然后返到第二部分《易宗》,简明扼要地总结出何为“易宗”,即乾坤一元、阴阳相倚、终始兴替;三才印心、德道同形、数理比翼。乾坤一元是指乾与坤是构成宇宙本源的统一体;阴阳相倚是指阴与阳既相互对立又相互依存;终始兴替说的是事物发展的大过程具有连续性;三才印心的“三才”是指天、地、人,说的是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;德道同形中的德指的是“用”,道指的是“体”,即“用”与“体”是不可分的;数理比翼是说易数与易理比翼齐飞。

 

从《易宗》到《易用》是用理论指导实践,也是第二个由博返约,复杂的6句“易宗”理论如何为现实所用?任国杰的诠释简明、清晰,让读者了然于胸。

 

而综观本书的特点,王树森教授从三个方面给予了肯定。首先,作者肯定了舜的重卦说,并且在论证时使用了大量资料,言之有据。其次是作者的理性思维。王教授说:“中国易数从来都是在看似非理性中透出理性,任国杰把握住了这一点。举例来说,在《易用》的部分,他不排除占卜,但同时又强调人为的因素,成事并不全在天,这就是一种积极的理性思维。”

 

第三,也是王教授认为本书最有价值的亮点,正在于它的现实意义。《童子问易》不是传统的周易学术著作,而是既包含着对传统易学思想的思考,又有对现实走向的思考。“如《易用》中论述的儒商、孩子教育等话题,都是当下热点,将易学与这些热点结合,用传统思想来指导实践,无疑是具有现实意义的。”王教授说.